雪花飞舞

雪花飞舞的季节

下一季,谁在你身边守候

冬季刺骨的寒意,在阳光散淡的午后逐渐退却。窗台前,庭院中,几只鸟雀在枯瘦的枝干上愉悦的打着节拍。在冰冷的玻璃上跳跃着的阳光,反射着柔和的色彩,似乎地面沉睡的花瓣也变得熠熠生辉。
有人说“晚秋季节还能找到春天和夏天错过的鲜花吗?”秋天是凋零死亡的季节,冬天是沉睡冷寂的季节。谁倾心守护了曾含苞待放的鲜花,谁亲手采摘了曾肆意怒放的鲜花,又有谁会把眼前的鲜花捧在温热的掌心,生怕她受冬季寒意的侵袭。
只是有太多人错过曾经在心里植入温暖的花儿。有的随季节的风飞向远方,有的含着沉默的泪水深深潜入泥土。
时光匆匆,我们匆忙的步履携带着多少无法弥补的遗憾,隐藏着多少无法解开的心结。或有过失望,或有过奢望,心里期待的一次又一次的重逢,只会惊艳的出现在别人的故事里,而自己拼命想填补的故事,就这样在眼前平淡收场。
冬季的寒意即将走远,心中的花儿仍在冬眠。然而,当花开在下一季,又会有怎样华丽的遇见,又会有多少完美的结局。

水仙开花了,我过的很好

3月5号(正月十五)是元宵节,早晨醒来发现窗台边的水仙开花了,原本我以为它会死掉的,万万没想的是它活过来了。记得去年3月25号我的兄弟小羽给我打电话问我快递收到没有。我当时就懵了,我都没有在网上买东西,怎么会有快递呢?
去年十一月份的时候,突然又想着养水仙,就到淘宝网买了三窝。收到快递后看了下水仙种子没问题就直接放盆里种上,大概过了一个星期的时间,水仙发芽了。没多长时间,我自己租的房子,水仙被我放在土里种植,刚好又赶上冬天。每天都很忙,所以一直没有去过多的照料。偶尔也只是浇点水,虽然浙江的冬天没法和北京比,不过也挺冷的。

今年的第一场雪,若你还在,该有多好

你走后的的第一个年头,调皮了一冬的雪,终于姗姗来到了。一如当年任性的我。虽然那雪很小很小,但也足以将这一冬的感冒降低到了极点。我想,若你还在,必定会因这一场雪,咳嗽会轻一些,必定因这一场雪,所受的痛苦会少一些。

你走的时候,正值二月。那时的树木还没有发芽,我就每天苦苦的盼着,那满眼的绿色。因为我一直固执地认为,春天来了,你的咳嗽也就会好了。一直都知道,我是孩子里你最疼爱的一个,你对我的爱远远胜过爱哥哥。一直都以为,你会为你最爱的孩子而好好活着,只要我不放手,你就不会舍我而去。那天,你说,你眼前好黑,你什么都看不到。我扶你躺下说,没事,你先睡一会,等天亮了,再睁开眼,就什么都可以看到了。可是当黎明的第一缕曙光照进屋里的时候,你却不肯再睁开看这世上一眼了。 那时候,我总说你的病是因为太虚弱引起的,总劝你多吃些东西。母亲说,你对食物越来越挑剔,总是不吃这不吃那的。夜里也痛得越来越厉害。可我给你带的鲜牛奶,你总会高高兴兴的喝;我递过去的煮鸡蛋,你也会二话不说的吃掉。至于病痛,你更不曾在我面前提起。